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游戏 > 正文

淮北:城自煤中生奔向綠金夢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10-29

“俺的娘真狠心,把俺嫁到東山根。山又高來水又深,一根井繩十八斤。鐮刀把磨手心,柴火捆不離身。有女不嫁榴園村。”一首民謠,道盡了人均不到一畝田、守著一片石頭山的淮北市榴園村曾經的苦日子。

經過當地人的艱辛摸索和實踐,石質山造林從不可能逐漸變為現實。石頭山種上石榴樹,救活了這個村。昔日的荒山成了果海,背井離鄉的村民又回來了,承包果園,辦合作社,做起電商。如今,榴園村石榴種植已發展到6萬多畝,曾經的窮山僻壤成了4A級景區,去年農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6萬元。

巨變的不止榴園村。改革開放40年來,歷經風雨、邁過坎坷,從因煤而建、一煤獨大的煤城,到全國文明城市、轉型崛起的美城,淮北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轉變。日前,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走進淮北,從幾位普通市民的幸福故事中,感知這座城市的脈動。

淮北:城自煤中生奔向綠金夢

荷美相城

老石圓了心中夢

橛頭、撬棍、鐵錘、鐵锨……2001年冬季的一天,60多歲的石宗宏扛著這些工具上山了。“看著光禿禿的山頭,心裡難過。退休了沒事干,一心想往山裡跑,種棵樹試試。”提起最初上山的歲月,老石記憶猶新,“山上滿眼大石頭,我就尋著石頭縫往下挖,首先用鐵錘敲,聽響聲判斷能不能撬動,‘死’石頭就撇開它,‘活’石頭就撬起,刨出一個樹穴。”

老石就用這種辦法,石頭縫裡見縫插針地栽樹,每天早出晚歸,干得渾身是勁。兩年后,看著樹苗成活了,老石激動壞了,干得更起勁了,周圍的鄰居看到后,也被帶動起來,你一片來我一隴,你拿锨來我扛錘,愣是讓荒山沒了脾氣,抹了綠妝。

淮北:城自煤中生奔向綠金夢

南湖濕地公園

再后來,村民們成立了“雜果協會”,老石任會長,和村裡簽訂了承包協議,自己帶頭包了200畝,山頂種鬆柏,山坡種果樹,市林業局送來技術指導和免費的苗木,當地政府部門修了水渠和蓄水池。就這樣,荒山徹底被征服了。

“現在,不但有了收益,更有了好空氣,夏天到山上找個樹蔭喝茶聊天,別提多舒坦。多年的夢啊,圓了。”老石對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說。

系著紅領巾,書包背上土,跟著老師去植樹,是幾乎每個淮北人的兒時記憶。淮北的山是石質山,曾被論斷為不宜林之地。為了心中的綠色夢,淮北人沒有放棄,一代接著一代干,一張藍圖繪到底。

2002年開始,淮北市每年在相山進行兩千畝左右的石質山造林綠化試驗,為全面綠化石質山積累經驗,經過10年反復摸索嘗試,總結出一套“七步造林法”:炸穴挖坑、客土回填、壯苗栽植、多級提水、培大土堆、覆蓋地膜、修魚鱗坑。就這樣,硬是從石頭縫裡鑿出“綠金”,植樹成活率從30%躍至90%以上,如今,淮北20萬畝石質山都披上了綠裝。

淮北:城自煤中生奔向綠金夢

東湖美景

張恆住進新房子

打掃著剛裝修好的新房子,想想過去的老房子,張恆感慨萬千,“結婚那天,煤矸石鋪的路把婚車的車胎都扎破了,結婚后想裝空調都不行,因為屋子有裂縫,捂不住風。最怕還是下雨天,水滲不下去,路面成了河,隻能趟水過。”

張恆家所在的濉溪縣劉橋鎮小城村,處在採煤塌陷區,家家戶戶盼著搬遷。2014年,政府投入資金,啟動小城村拆遷安置,2017年9月,一期住戶拿到了鑰匙。新小城村挨著鎮上,一棟棟紅白色搭配的六層小樓干淨清爽,門口就有幼兒園、衛生院等,還有一路公交車直接通縣城。

120平米的新房子沒有花一分錢,水、電、氣、空調、電視、洗衣機也都配置齊整。“怎麼樣?不比城裡差吧。”搬家前一天,張恆沒睡著,激動地像是迎接遲來的婚房。

塌陷區是每個煤城都避不開的痛,不但使土地資源銳減、生態環境破壞,更影響著居民的生活和安全。歷屆淮北市委市政府都把塌陷區綜合治理作為推動城市轉型的重要抓手,持續發力。

淮北:城自煤中生奔向綠金夢

華家湖風光

在多年的探索實踐中,淮北累計投入資金150多億元,探索形成了“深修湖,淺造田,不深不淺種藕蓮”“穩建廠,沉修路,半穩半沉栽上樹”等16種採煤塌陷區綜合治理模式,治理塌陷地18.67萬畝﹔搬遷壓煤村庄226個,近20萬搬遷群眾遷入新居。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6-2020 云顶.云顶游戏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