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头条 > 正文

翰墨铸就大写人生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10-31

  2018年10月20日,翰墨铸情——陈栋琨书法作品展在三品美术馆北京馆隆重开幕,众多书法大家纷纷前来祝贺。陈栋琨现场挥毫泼墨,为现场来宾与参展的书法爱好者展示自己的书法艺术,他的书写慢、稳、流畅,但笔法回旋腾挪、腕上力道十足、笔下行云流水,足见其稳健凝重的风格。

  陈栋琨,又名陈彦霖,字石斋、伯柔、雨润,1950年生于天津,现为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陈栋琨自幼秉承其父著名词人、昆曲专家陈机峰先生的教诲,学文习书,以唐楷为基础,广涉汉魏碑版墓志数十种,曾问艺于津门书坛李鹤年、余明善、龚望诸名家,形成了稳健凝重的楷书风格。

  陈栋琨自幼喜书,初习唐楷,13岁后改习魏碑。先后临习龙门造像、张猛龙、张黑女、石门铭、张迁、西狭颂等汉魏碑数十种,并涉及篆简行草等,尤喜书尺余大字。书法风格追求酣辣、灵动、雄浑、峻厚。1983年获天津市首届青年书法大赛一等奖,1984年获天津市第一届书法篆刻展优秀作品奖,1987年获天津市职工书法大赛一等奖,1985年加入天津市书法家协会,1987年列入《中国书法家人名辞典》。作品曾在《天津日报》、《今晚报》等刊物发表,在《天津青年报》有专版刊登,曾参加中日书法联展及全国职工书法展等。近十几年来多从事书法教学工作。

  家风养少年心性

  陈栋琨的父亲陈宗枢,字机峰,号雪琴斋主人,擅赋诗、填词、度曲,与寇梦碧、张牧石并称津门三大词家。其人“以深沈之哀阅世,以赤子之心体物”,其风格被赞为“于浓艳中见凄黯,于谐笑中寓涕泪,荡气回肠,色飞魂绝,开倚声未有之境”。

  陈栋琨在少年时代,就和兄弟姐妹们共同接受父亲的教诲,耳濡目染学习诗词歌赋,接触书画篆刻。然而陈栋琨痴恋书法,父亲并不刻意支持,也从未亲自点拨或者代为引荐名师。 “我从小就是个能够坚持信念的人,当时家里字帖很多,我还省下早点钱去古籍书店买字帖,回家不断练习,写得很枯燥,但是我坐得住,也练得下去。”

  陈栋琨说当初自学书法时,曾经有过一个不知深浅的信念——“将来要为书法艺术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正是这样的信念,支持他坚持书法学习和教育五十余载,从未半途而废,也从未钻营取巧,而始终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做任何事情,地基都必须打牢固,地基打不好,高楼大厦就无从谈起。我觉得书法艺术其实是盖棺定论的,现在取得任何成绩都是虚妄,只有身后的评价才是客观公正的。”

  书法须有底蕴

  学习书法的过程,不只是要练字,还要加强方方面面的修养,比如从学识修养方面来讲,我父亲是做诗词研究的,我也跟着他学了填词和作诗,学着作七言绝句,也下了不少功夫。音乐、绘画,甚至戏曲都可以跟书法联系起来,比如我比较喜欢京剧和曲艺,在天津古文化街一位老先生也喜欢戏剧,我们俩谈得很投机,他那天说了一句话,对我启发特别大,老先生说各行各业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有些演员,过去唱得挺好,但是他唱得好的唱段他就反复地唱,过去我们听曲艺或者听戏,都是为了听唱腔,有的唱腔在某一个唱段里有,在别的唱段里也有,同样等级的好,但是每一段的韵味又不太一样。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哪个唱段里的唱腔都一样,这就属于卖弄。老先生说得“卖弄”这两个字,让我在书法方面的认识有很大进步。另外陈永正先生在广州时对我说过,厚重不等于沉着,写书法也忌卖弄,就是说不能反复地运用某种技巧,这都是值得借鉴的地方。什么叫卖弄?这个尺度很难把握,有的人,写得很好,画得也很好,但是他们总是刻意地反复地用自己的那一套符号系统,大家看得太多了,就会让人产生贫气的印象。所谓的卖弄,从道理上讲,追根究底,还是作者本人的基本功和修养不深厚导致的。从书法角度来讲,从生到熟,任何人都做得到,长期锻炼着写就行,但是由熟到生的出新过程,需要方方面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不仅需要写,而且在写的过程中,要始终处于探索状态,出新是一种应变状态,不是反复写就能做到的。

  学习书法,除了学习技法之外,写作者还应加强各方面的修养,品鉴音乐甚至古玩玉器都可以作为提升修养、放松心情的手段。我本人比较喜好古玩,有时候写字写累了,就看看收藏的那些古玩,这一方面是一种文化情趣,另外一方面,通过陶瓷、扇面、紫砂壶等不同艺术作品的质料形式,可以得到不同的审美感受,不仅可以调节创作的紧张气氛,还可以吸取丰富的文化滋养。

  创新不如出新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6-2020 云顶.云顶游戏 版权所有

Top